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统一之家——挥着翅膀的男孩

做自己想做的事,说自己想说的话,找寻梦的地方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随笔  

2006-05-21 15:41:41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笔

   迅速收拾好东西,我立马离开寝室。夜已较深,操场上仍然还传来球拍打地脉内的声音,难得有这样的好天气,因此他们也雅兴极高,仿佛有一种不耗费所有的体力决不回去的欲望。

    冬天的季节,外面冷飕飕的,我竖起了我的衣领,两只手相互搓了几下,顿时暖烘烘的。天空很黑,各色的灯在远处闪耀,仿佛在黑幕上嵌上了无数发光的珍珠。

    一阵独奔来到公路上,挥手招呼一辆打马而过的三轮车,直奔火车站,寒冷的风从车的两侧想我袭来,如冰刀早我脸上狂割一般,甚有讨厌者直想衣领里窜,全身上下都被寒风侵袭,路边几乎没有一家亮着灯的小店。路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,安静的小城已经微微欲睡了。

    不多时我来到车站,用最快的速度买好票,离开车的时间还有近4个小时,看来我只有到候车室休息片刻,等候列车的来临。候车室里闷得很,很想到外面逛逛,但寒冷的夜晚使我打消了这样的念头。车站附近的一些商店仍灯火辉煌,无数的嶝吧黑夜照得跟白昼一样。即使是在寒冷的夜晚,他们仍做着不亏本的生意。透过候车市的窗户,窗外的书页落了一地,在这个静寂而又惆怅的夜晚,我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 静坐在椅子上,聆听。此时的车站是快乐者的天堂,尤其是那些出门的小孩,手舞足蹈,显得异常的兴奋,包裹之类的东西堆了一堆又一堆。有的靠在椅子上休息,有的相互闲谈,大家都盼望着列车赶快到来。

     我坐在那里,就像一只冬眠的青蛙,旁边的两位阿姨在交谈,他们说着自己的事业,谈论着他们怎样挣钱,怎样劳累。尽管我微闭着眼睛,但网哦仍在不停地思维。我想起了家中与他们一样的父母。我开始有点自责起来。他们辛勤地工作,用挣来的血汗来供我们两姐弟读书,在这样寒冷的冬天,他们仍在凛冽的寒风中穿行。他们没有哪一刻不期盼自己的儿女能有一个好的将来……

   想到这里我的眼睛有些潮,我不得不停止我的思维,我不能让我情感的飞鸿就这样奔泻而去。旁边的阿姨说到了她的弟弟,一个正在读高三的弟弟。她说他想报考军校,一个和曾经的我有相同梦想的人,她说他是那样的出色,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,她说他考个重点是100%。着使我不得不回想起我的昨天,昨天的我同样出类拔萃,可是在高考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却差点“命丧黄泉”,事事难预料。我没有说出我心里的想法,我不想看见被别人泼冷水的那个饿尴尬场面。而在心中我却默默地为他——一个陌生人祈祷,希望他能够实现他的人生梦想。

   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漫漫流淌。时间已接近火车到来的时间,剪票员顺畅而又麻利地检了票。大家来到站台上,等候列车的到来。时间已到,可里车还没有到来,整个长长的列队骚动起来,更有甚者破口大骂。我站在列队的最前面,回首长长的列队,他们都翘首列车来的那个饿方向,寒冷的风一阵又一阵,在候车室里的那种暖和早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 黑暗,黑暗,大家在黑暗中等待着光明。

    叁点零五分,火车到站,比原来计划的两点四十二整整晚了二十三分钟。极不容易地挤上火车,才发现整个车厢过道都站满了人,车厢里闷得发臭,因为冬天,所有的窗户都紧闭着。我开始后悔选择了这班列车。艰难地找到一节人稍少的车厢,我挨着椅子站在那里,车厢里坐着的人几乎都在酣睡,站着的人也有打瞌睡的。长夜漫漫,我真不知道这样的长夜我要怎样度过。尽管是在深夜,讨厌的卖泡面的人也不断来往。他们一只手拿着两碗方便面,另一只手提着一个用塑料袋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水壶。“方便面,鲜开水泡面”他们吆喝着,吵醒了正在酣睡的人们,同时也打扰了我。许多人却都是惺忪着哑巴竟从睡梦中醒来。旁边一位坐着的年轻人完全没有睡意,与他对面的那位摆得十分兴奋,不隔几时就从兜里掏出滤嘴香烟,扔给对方一支,并为他点上火,之后,他拿出自己的小烟筒宝贝。一根镀着金边的水烟筒,约么一米来高,手肘般大小,大约在20公分的地方,像树一样生出一个小杈,他把滤嘴香烟放在上面,然后使劲地吸,听得有水沸腾时翻滚的声音,长长地吸上一口,整个车厢,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烟臭味。吸完有一 支,他像擦拭宝贝一样地把那金色的烟筒擦拭干净,然后美美地抱在怀里,又同对面那位阔谈起来。

     不知道他押了多少支烟,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。估计应该过了很久,我的脚掌告诉我有些不能支持了。火车刚离开上一站不久,一位列车长带着一位拖拉着许多行李的小姑娘走来,她四处巡视着。高高的个子,苗条的身材,列车服套在身上,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折射出万丈光芒,显得特有精神。她走到离我不远出的座位上,用手拉了一下座位上那人。如果我估计得没错,那人在睡觉。她叫那人腾出一个位子来,不料那人说这位子有人,上厕所去了。那位列车长面带着微笑地说道:“不可能吧,火车刚出站不久,厕所门都还没有打开呐,大家出门在外,相互理解一下嘛”。那座位上的自知理亏,便不在说什么,旁边的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地坐下去,安排好这里,列车长走了,留给我无尽的感激,虽然受助的人不是我,虽然我仍痛苦地站在那里。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我想起了身为公仆,为人民服务的任长霞,牛玉孺,他们的点点滴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